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弓射日

笑迎八方贵客,畅谈事业生活。不求闻达诸侯,唯愿怡然自乐。

 
 
 

日志

 
 

引用 恶搞董存瑞等英雄的的背后  

2007-04-13 11:23: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忠言恶搞董存瑞等英雄的的背后

   恶搞董存瑞等英雄说明了什么?

   

      今日获悉,董存瑞亲属和董存瑞生前战友将《大众电影》、中国影协和中央电视台“电影传奇”告到法庭,以维护历史的真实性和严肃性。对此本人以中国公民的名义给予强烈支持和声援。

     一个不尊重英雄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民族,试想一个为国抛头颅、撒热血、为国捐躯的人民英雄,可以任意被某些人甚至国家的媒体给以贬低、侮辱和诋毁,以后谁还愿意当英雄、做英雄?!

     时下,提倡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并不是就可以任意胡说八道,甚至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胡作非为。任何事情都应该有个规矩和限度,否则,我们的思想解放、观念更新很可能沦落到被世人嘲讽和耻笑的地步。

    在这“娱乐无底线”的时代,难道可以不要脸地把白天叫黑夜,把夜晚叫白天吗?难道可以无耻恶搞到拿孙子当爷爷,拿儿子当爹的地步吗?!

    本文是引自《解放军报》战友陈先义的文章《董存瑞遭遇的“尴尬”并非孤立事件》:

 

  董存瑞,那个进入中小学教材、手托炸药包所向无敌的英雄,那个被绘成英模画像已挂遍全军每个连队的勇士,最近突然遭遇了“尴尬”事:有人撰文怀疑这一英雄壮举当时无人在场,完全是“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推测出来的”。此言一出,舆论大哗:半个世纪来人们熟知的英雄,千千万万青年崇敬的偶像,怎么瞬间功夫就生出此等疑窦来?到底是历史有误还是有人凭空造出的事端?此时,几位耄耋老者拍案而起,以当年亲眼所见英雄壮举的铁的事实,给谬误邪说的制造者当头棒喝。这些老者,都是当时与董存瑞并肩战斗的战友。

  回头想想,这件事还真让人有几分担心:假如没有董存瑞的战友们站出来说话,或者说此事发生在许多年以后,这些作为董存瑞战友的老者已经作古,那么“董存瑞炸碉堡”的故事岂不又成了一桩历史疑案?那时我们面对英雄的画像说英雄故事,怕是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细作分析,董存瑞遭遇的“尴尬”并非孤立事件。近些年来,有两种倾向很值得人们关注。一种是以研究历史为名,一些人打着“消解权威”、“颠覆传统”、“解构英雄”的旗号,以敢于质疑和重新解释人们心目中的英雄为能事,随意地凭主观猜想弄出些诸多是非来,让广大读者一头雾水,无所适从。在这股浊浪中,连鲁迅、岳飞这样被誉为民族魂和英雄化身的大人物也未被放过,都被纳入了“消解”的范围。与此相反,鲁迅的同胞兄弟在政治上与鲁迅南辕北辙的没有骨气的文人周作人,却一再受到一些人的追捧,著作被出了一部又一部,被社会称为“周作人现象”。又如那个力主投降、残害岳飞的奸相秦桧,却有人嫌他在岳飞庙的雕像跪的时间太长了,要让他站起来,给他立一尊“挺直了腰杆”的雕像。如此等等,这些以“颠覆传统”为能事,是非混淆,美丑不辨的事,已经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忧虑,因为它已经触及了我们这个民族的道德底线。

  与此类似的另一种现象更应特别值得关注,那就是用娱乐形式调侃英雄。有的人不讲社会效果,追求“娱乐至上”,随意歪曲已深入人心的艺术形象,随意拆解经典作品,用一些不良的文化炒作使谬误流传,贻害百姓。前一段,引起社会公愤的网络无底线“恶搞”就是鲜明例证。“恶搞”不过是网络时代一种新兴的取乐形式,但“恶搞”过了“道德”这个底线,则难免会犯众怒。此类“恶搞”的段子中,电影《闪闪的红星》中的小英雄潘冬子变成了整日作梦挣大钱的地产巨商之子。他与恶霸胡汉三的斗争,也被搞成“参赛歌手”与“评委”之间脑筋急转弯的游戏。如此者,电影《铁道游击队》的游击队员也倍受“蹂躏”,被恶搞成满嘴脏话的“参赛歌手”,那个为人熟知的勇士大队长刘洪竟被说成是“谁不知道你和坐台小姐熟啊”之类的低俗之人。还有,《林海雪原》中的杨子荣,《沙家浜》中的阿庆嫂,这些文学的经典人物形象,在其他形式的改编中,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此等不良炒作,极大地败坏了社会文化氛围,是对英雄和先烈的极大不敬。不论从历史角度歪曲还是用娱乐形式丑化,损害的是我们的道德传统,伤害的是人民群众的感情。

  娱乐从来都是有“底线”的,不是什么都可以调侃,什么都可以戏弄的。真善美、假恶丑,历来泾渭分明。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在任何一个国度,任何一个民族,都是不能允许的。众所周知,在法国,圣女贞德是法兰西民族的英雄,对她调侃打诨被视为违背道德的极端行为;在印度,甘地是圣雄,老百姓把对他指手画脚视为犯罪;在美国,马丁·路德·金是反抗种族压迫的无畏战士,对其有不敬之词会遭到美国民众的痛斥。同样道理,在中国革命史上产生的无数个像董存瑞、黄继光那样的英雄,也受到我们全社会的尊崇,他们身上具有的献身精神,体现的是我们民族的道德传统,对他们的不敬,同样应被看作是对我们民族精神的亵渎。不论他是历史上真正的英雄,还是根据生活原型塑造的艺术形象,都潜移默化为一种精神品格,理所当然地应被视为我们的道德楷模。应该指出的是,当一些不良风气把消遣和娱乐奉为第一宗旨时,一些追名逐利者,常常在娱乐圈里“发掘”材料,在茶楼酒肆“激发”灵感,在流行时尚中“附会”思想,这些人的常用手法,便是拿英雄“开涮”,拿经典“说事”,在他们看来,用这些为人熟知的人物故事,最容易制造“轰动效应”,也最容易迎合“市场”,追求到所谓的“点击率”。殊不知,在他毫不费力地收取名利的同时,却搅乱了大众的视听判断,也降低了他自身的道德品位。

  不论是文艺还是媒体工作者,把个人极端或偏激的观点强加给大众,都是极不负责的行为,因为,那会丧失一个文艺或媒体工作者的良知。宣传工作的导向作用,就在于向群众明确提倡什么,抑制什么、反对什么,褒优惩劣,激浊扬清,向社会传递科学的价值观和健康的审美情趣。当一种错误倾向流行时,我们期待媒体有更多的“清醒者”站出来说话,用全社会的力量坚守我们的道德底线和精神高地。

   

附:董存瑞生前战友、董存瑞原部队部分老首长、老战士给中央领导的信: 

    

          《请严肃处理媒体颠覆董存瑞事件》

各级首长:

        我们是董存瑞英雄壮举的历史见证者和参加解放隆化战斗的董存瑞部队的老战士。现在,我们向首长反映部分媒体歪曲历史、丑化英雄、颠覆董存瑞的严重事件,请首长严肃处理这一问题。

        董存瑞同志是从原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十一纵队走向全国的著名战斗英雄。1948年5月25日,我军解放隆化城的战斗中,董存瑞带领战友接连炸毁4座炮楼、5座碉堡,完成了规定的任务。部队即将发起冲锋,突遭敌一隐蔽的桥型碉堡火力的封锁。在郅顺义的掩护下,董存瑞冲向敌碉堡。因无处放置炸药包,危急关头,董存瑞左手托起炸药包,右手拉燃导火索,用自己的生命为部队开辟了前进的道路,牺牲时年仅19岁。

        董存瑞力上集中体现了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是铸成我军军魂的重要基石,浓缩了全军将士 “奉献牺牲”、“报效国家’的优秀品德和高尚情操。特别是在全军忠诚履行新使命,开展“培育战斗精神,提高打赢能力”和全国进行“荣辱观”教育的今天,董存瑞精神更有着巨大的榜样作用。

        但是,今年第八期《大众电影》刊登《<董存瑞>“其实”创造的经典》访谈导演郭维的文章中,严重歪曲历史,丑化英雄。文章写道: “谁也没有亲眼看见他托起炸药包的情景,这完全是事后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推测出来的。当时董存瑞没有带架子,桥肚上也不能放炸药包。战斗结束后,从地下挖出了董存瑞媳妇为他做的袜底来,于是军事专家就认为董存瑞极有可能是举着炸药包炸桥的。”

       同一本《大众电影》,早在1996年第8期上面也有一篇《英雄启示录》采访导演的文章,郭维说:“他举炸药包牺牲是许多专家经半年拷祭论定的。论据就是在桥下也炸出了一个坑,是炸药爆炸时反作用力将人扎入土中造成的。人的身体全炸飞了,可是坑底下发现了一层袜底,战友们认出来那是董存瑞媳妇给他做的,上面还绣了一朵花。”

        他们在颠覆董存瑞,他们在动摇军心,他们在毁我长城![消息传到干休所,我们这些董存瑞部队的老战士奔走相告,义愤填膺,彻夜难眠。我们认为,《大众电影》文章的社会影响十分严重,它将破坏英雄的公信基础,破坏人民群众对党的信任,破坏我党、我军历史的严肃性和完整性。为批驳郭维的谬论,时任董存瑞管教导员的宋兆回、当时在董存瑞连帮助工作的师宣传干事程持久两位董存瑞英雄壮举的历史见证者接受沈阳军区政治部记者来访并根据郅顺义生前报告录音整理而撰写了《请尊重烈士用生命和鲜血写下的历史》的文章,7月12日《解放军报》用一个整版的篇幅刊登并配发评论文章。文章发表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周刊》、《竞报》等播出或转载,《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组织了专题讨论会,《中国青年报》、《中国新闻出版报》等刊发评论对军报的观点给予文持。

        中央有关领导对此事十分关注,相继做出批示:“《解放军报》这篇文章很重要,建议研究再扩大一下其影响,以扭转戏说‘红色经典’、贬损英雄的不良风气。”“对歪曲‘红色经典’、贬损英雄的不良风气,媒体要组织文章、访谈,加强正面引导,对典型案例要有针对性地批驳。”

        首长的批示和各地媒体的支持,使我们这些老战士万分欣慰,感谢他们正本清源,维护真理与正义,为董存瑞雪清不白之辱。但是,我们万万没有料到,在《解放军军》发表文章28日、首长批示27天后,中央电视台8月19日《东方时空》的《电影传奇——董存瑞》中,又出现了郭维颠覆董存瑞镜头。这一次,他直接讲:“我是怎么了解的呢? 郅振标(顺义)是真正跟着董存瑞冲上去了。但董存瑞冲到碉堡前头后,他找不着他了。以后怎么知道、确定他是托着炸药包炸的呢?就来了一些军事专家,因为谁炸的不知道。这是一个英雄啊!怎么着呢?那就是托。托可能吗?最后有人建议挖底下,挖这个桥底下。结果最后挖到一定深度的时候,挖出一个袜底来,就是董存瑞媳妇给董存瑞缝的。班里的同志都知道,这是董存瑞的袜底,这么确定这是董存瑞……”

       我们还得到一个情况,早在2005年10月29日,《东方时空》曾播过《电影传奇——董存瑞》,郭维讲过同样的话。

       这个节目对我们的打击太大了,伤害太重了!《解放军报》的读者群毕竟有限,首长的批示也只能在一定范围内传达,但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的节目,是在向全世界观众播放啊!

       我们实在不明白,郭维究竟要干什么?

       万般无奈之下,我们这些老同志只好联名上书,恳请首长关注这一严重的政治事件,解决颠覆董存瑞的问题。

       我们要求:郭维在什么地方讲的话,在什么地方收回去,公开承认错误,挽回不良影响。《大众电影》和中央电视台也应做出适当的检查。

       十年中,《大众电影》两次刊登同样一篇歪曲历史的文章,两年内,中央电视台连续播出否定董存瑞的报道的,说明我们的新闻部门存在着严重的政治审查漏洞,具危害是不可低估的。

       因此,我们建议:像影视界有个重大革命历史题材领导小组审查影视作品一样,新闻、出版界也应成立个相应组织,审查重大历史题材的文稿,防止和杜绝《<董存瑞>“其实”创造的经典》、《英雄启示录》和 《电影传奇——董存瑞》一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我们还从更深层联想到:中国现在是法治国家、民主社会,人们的法制观念和民主观念逐渐增强,用法律保护自己正当权益的意识也在逐渐增强。我国各种保护法律也在不断建立,如 “妇女儿童保护法”、“文物保护法”、“知识产权保护法”、“野生动物保护法”等。在中国历史的进程中,民族英烈和他们的精神是国家的财产,民族的财产,人民的财产。由此,我们建议军队的人大代表向全国人大有关法律部门提议,制定一部《民族英烈保护法》。

        我们认为,《民族英烈保护法》的民族英烈有三个内涵:民族英雄、革命英烈和英雄模范。民族英雄如屈原、岳飞、文天祥、郑成功、林则徐、邓士昌等。革命英烈如毛译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以及方志敏、李大钊、赵一曼、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杨靖宇等。英雄模范如张思德、王进喜、雷锋、焦裕禄、孔繁森、郑培民等等。有了这样的《民族英烈保护法》,一旦再发生在新闻、文学、影视等作品中对民族英烈进行抵毁、污辱、歪曲、否定时,就拿起法律武器与他们对话。 ]

       “戏说红色经典”已经成为当前媒体的一种痼疾,从伤害扬子荣到董存瑞,从戏说雷锋到黄继光,其不敢想象下一个被玷污的英雄人物是谁。我们都是八十岁左右的老人,本着为历史负责的态度,我们呼吁:对这种颠覆民族精神文化遗产的现象,必须采取断然的制止措施!

        恳请首长严肃处理媒体颠覆董存瑞事件!

        沈阳军区司令部大连第一干休所董存瑞生前所在部队老战士:

        董存瑞英雄事迹历史见证者:宋兆田、程抟久。

        与董存瑞共同参加解放隆化战斗的老战士:王瑛、杨道江、李长泉、付向明、吕文章、王更新、邢义成、唐作周、任贺、马义元。

        董存瑞生前部队老战士:王宝芝、周文礼、吕靖、罗效彦、木克夫、范才、李耀亭、王永太、孙聪敏、王培芝、陈光、戴继志。]

(签名)

2006年8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